欢迎登陆谭姓文化网!

联系我们

  1.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51号附21号
  2. 联系电话: 028--87788897
  3. 手机: 181 6121 1001
  4. QQ: 99179388

返回首页>>文学创作

    故乡随笔(图文)
    发布者:99shuma 发布时间:2017-04-11 点击次数:

         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大门上的红红的春联,大街小巷停满各地牌照的小车,忙碌一年的男女老幼略加打扮,三三俩俩聚在村头巷尾,脸上洋溢着喜庆笑容。时而飘来的酒和饭菜的清香沁人心脾。春节到了,苏北农村的小村落沉浸在温馨、祥和的节日气氛中。微信图片_20170411110715.jpg

    村中几十年前的老屋



           父母已过世多年,虽然老屋还在,但总感到家已经不在。回乡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少。可心中一直有一种情结,回家的冲动驱使我,每次回来都要走一走看一看。家乡就会换了副面孔,总会带给我一些惊喜。

          前几年低矮参差不齐的茅草屋已无踪影;土墙瓦顶的小房子已成为老古董。精巧别致富有异域建筑风格的小洋楼随处可见,村民的房子变高变大变宽敞明亮了;乡村阡陌小道下雨不再泥泞,几年的整治硬化而变得更畅通便捷;村子的夜晚居然路灯也亮个通宵;网络、电商,已进入农家,从城里网购的商品源源不断流入村民家中。

    微信图片_20170411110707.jpg

          

          许多村民的大门口停上小轿车、货车、电动车、拖拉机,替代了拴在门前猪、马、牛、羊。短短几十年,家乡也和全国农村一样悄然发生变化。

    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我,每每看到家乡像个孩长在成长,心中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高兴之余,心中总存一丝丝遗憾。村子生态自然环境的退化,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家园时常笼罩在雾霾之中,我的心里总是沉甸甸的。

          泇河,是一条发源于沂蒙山区贯穿于鲁南苏北的母亲河。我的家乡傍河而居,泇河的灵秀赋于这片土地天然淳朴的美。

          昔日的泇河,碧水潺潺,两岸绿树成荫,水中小舟往返,渡河的人流如织。

          春天来了,两岸洋槐花缀满枝头,如雪如絮;夏天,河堤岸树荫下,人们伴随着蝉的叫声在树下纳凉。一场暴雨过后河水裹着泥沙、各种瓜果、残枝败叶汹涌直泻而下;河堤上引来无数观潮的男女老幼。梅雨一过,河水又回归到温柔的一面。三五个小朋友聚在一起在游泳、戏嬉,偶尔还能捉到小鱼。秋天,河水像天高云淡的天空,是蓝色的,看上去像一块蓝色的宝石;河水又是那么清澈,可以看到水中的鱼儿和沙石。

    微信图片_20170411110722.jpg

    行人走在泇河上


          村民劳作之余手握铁钗不费多大功夫便从沙土中钗出团鱼(乌龟),不少村民习惯地肩挑两个泥罐,到河里挑水吃。我曾喝过泇河水,比井水甜,甜得让人回味不舍。冬天,河水结上厚厚的冰,透过冰,水中的杂草鱼儿清晰可见。不畏寒冷的小伙伴们在在寒风中滑冰、玩陀螺、砸洞捉鱼。

          夏秋之交,郁郁葱葱田野里种满各种农作物,大豆、高梁、玉米、山芋、谷子……

          田间地头,树丛中披着各色羽毛的鸟儿欢快地叫着,在这里筑巢栖息。三五成群的野鸡、顽皮的野免出没于田间地头。蓝天白云下田野里耕夫的鞭子声、粗犷的号子声,布谷鸟的叫声交织在一起,组成一首悠扬婉转的田园乐章。不加修饰原始的美、恬静的美,像一幅幅美丽的画卷,使人流连忘返。

    微信图片_20170411110718.jpg

    老屋依然很美!


          时光飞逝,几十年过去,科学技术的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产生活习惯。青年人不安于面向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大多进城读书、打工、经商。村中所能见到的是老人、妇女和孩子。每逢到农忙季节和节假日才可以见到青壮年的身影。

          走过村头巷尾、房前屋后角落里五颜六色的垃圾袋散落在地上有的在风中飞舞。村中的大小水塘大多也干涸见底,坑坑洼洼中塞满垃圾;偶尔见到存水的水塘,水也是混浊的,散发出刺鼻难闻的味道。

          村外河堤植满单一的速成杨树;听村中老人说,河水经常断流,有些水潭也变了颜色,许多鱼儿不见了。农村的耕种收割全用上了机械化。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导致田园里蔬菜瓜果不能随意乱吃了,田野里的鸟儿、野兔少见了……

          儿时记得最大的节日就是春节,因为每逢到此时才可以吃上猪肉饺子。农历进入腊月日子好像过得很慢,过了腊八离春节越来越近,腊月二十以后家家户户开始置办年货忙起来了。大缸里生上豆芽,磨豆腐,炸丸子,蒸馍头……集市上各种年货琳琅满目,大家似乎都有买不全的年货,大人们赶集购物天天忙碌着,孩子们也在掰着手指数着要过年的日子。

          而今,年味渐淡,对于我来说更少了一种少年时对过年的期盼和冲动。男女老幼走村串门相互拜年的人减少了,狮子会、乡戏、活跃于乡野之中的武术杂技,再也回不到现实生活中,已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红红的大团结,代替了孩童手中花生、糕点。进入腊月唯有身处异乡的游子,挤汽车、抢火车、登飞机从四面八方赶回来,在圆一年四季的乡愁。

          进入农历腊月中下旬,农家办喜事的人家特多,几乎每一天每一个村子都可以听到喜庆的唢呐声,看到红红的彩门,公路上浩浩荡荡的婚车队伍。大家都为了聚一下人气,而选择年前节后举办婚礼。这似乎也颠覆了往日选黄道吉日婚嫁的习俗。

          新闻联播中随时可以看到全国各地的机场、火车站、汽车站人头攒动,高速公路上堵车已司空见惯,南方又现蚂蚁般的摩托大军。每逢看到数以千万计迁徙大军在流动,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似乎证明几千年老祖宗留下的传统节日仍在延续。

          如今生活在城里,拿了一份退休养老金,可谓儿孙绕膝衣食无忧。可对于一个生长的农村的乡下人,最难以割舍的是对家乡的那份留恋。这种情怀像陈年的酒,时间越久越浓。心中更向往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日子,那里才是我魂牵梦绕落叶归根的地方。

                                                                                                                                            谭丰华  2017年春节


您是第 368730位访客 今日访问人数367771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