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华谭氏网!

  1. .  关于转发《世界谭
  2. .  世界谭氏宗亲总会
  3. .  世界谭氏宗亲总会
  4. .  回复匿名宗亲的公
  5. .  关于转发《世界谭
  6. .  世界谭氏宗亲总会

联系我们

  1.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51号附21号
  2. 联系电话: 028--87788897
  3. 手机: 181 6121 1001
  4. QQ: 99179388

返回首页>>文学创作

    谭凯文:家之谱犹国之史 ——写在《茶陵谭氏十八宏通谱》出版之际
    发布者:99shuma 发布时间:2016-04-02 点击次数:

    文/谭凯文


    古人曰:“家之谱犹国之史。史不作无以知一代圣哲;谱不叙无以知一姓之英奇”。


    族谱,流淌着割舍不断的血缘关系,伴随着自然和社会演进的历史长河。源自同一血脉的家族,引领着自己的姓氏符号,形成了本家族的宗亲氏系,并逐步出现了记载宗亲祖先的谱牒。这是血缘的延续,是根脉的连接。不管你迁徙到何方,不管位居世界任何角落,族谱都将连接着你我,血缘和亲情都将跟随着你我。

    我作为湘乡谭氏一员,自幼承家族长者教诲,对湘乡谭氏渊源略知一二。夺锦堂编修于民国37年(公元1948年)的湘乡湖山《谭氏六修支谱》(七卷九本),有如此记载:

    彦明公,讳可奕,仕唐宣议郎,生守禄。守禄生武兴。武兴生进峰,进鸿,进颇。进峰生宏俭,宏赛,宏仁,宏福,宏亮,宏秀,宏智,宏政,宏韬;进鸿生宏义,宏德,宏崇,宏广;进颇生宏肇,宏益,宏妙,宏伸,宏佐,是为茶陵太平园十八户。

    迁湘(乡)始祖:宏妙公,官名:丙,字离山,行十二郎,后晋天福七年(公元942年)九月初六日生,殁葬今一都沛霖塘山内壬山丙向,至今霈霖塘宅内有公神位,十九都石塘公屋有公神像,疾病祈祷即愈,有传。
    妣:马氏,生子:全禄;继妣:周氏,生子:全深。

    通过上述记载,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湘乡谭氏源自茶陵。同时,我还知道自己不但是湘乡谭氏第36世,而且是可奕祖(宏妙派、全深支)的第40代裔孙。然而,对于可奕祖以上的世系和渊源,我却一无所知。

    2011年10月,我偶尔从网络上获悉,茶陵谭氏宗亲运苟先生已于2010年7月发出倡议,正在牵头筹划编写《湖南茶陵谭氏十八宏首修通谱》后,心里特别激动,因为湘乡谭氏源于茶陵,茶陵便是我的老家了。正是这份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促使我立马与茶陵方面取得了联系,开始了我的寻根之旅。

    2012年7月14日,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成立。我怀着虔诚和朝圣般的心,踏上了茶陵这片热土。当我面对着这片热土的时候,我心潮澎湃,热泪也情不自禁地溢出了眼眶。这是我的故土,是我先祖的先祖生活之地,即湘乡谭氏始祖宏妙公以上的长辈们世代生息之地。从茶陵谭氏二世祖守禄公到三世祖武兴公,再到四世祖进峰公、进鸿公、进颇公,他们生于斯、长于斯,也魂归于斯。茶陵的山水,是我们的魂,是谭氏之魂。
     
    在茶陵,我读到了很多古老的谱谍资料,让我大开眼界。资料中记载:“楚湘巨族”——茶陵谭氏,实际上包括了三大支:一支是以可奕公为始迁祖,可奕公生于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3月18日子时,因“三进十八宏”而名满天下,即茶陵谭氏。另一支是以仁京公为始迁祖,仁京公生于唐德宗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俗称“前仁京”,即茶陵上方谭氏。不无遗憾的是,该支后裔被误记在“十八宏”之十一郎宏亮公名下,宏亮公生于后晋高祖天福六年(公元941年)1月27日,妣李氏,生子一:仁京,俗称“后仁京”;继妣欧阳氏,生子二:仁裔、仁裕。也许是年代久远,或另有隐情,在现有的很多谱谍版本中,一是前、后仁京混淆;二是“前仁京”被淡化,而“后仁京”被放大。对此,亟需认真考证,正本清源,还原历史真相。还有一支是以廷英公(宋朝)为始迁祖,几经迁徙,最后由卿潜公开基于石床,即茶陵石床谭氏。晚清重臣、湖湘显贵谭钟麟和民国政坛“不倒翁”谭延闿父子,分别为该支的第15世、16世。

    在茶陵,我还领略到了很多珍贵的谭氏文化,那些文化让我增长了见识。诸如:可奕公源自安徽当涂,于唐懿宗咸通元年(公元860年)十二月,首迁江西吉州泰和县高行乡早禾市乌龙山石壁下;咸通十四年(公元873年)再迁茶陵十五都邓塘(又名上塘);唐僖宗中和二年(公元882年)八月十三日,复迁十三都尧水蕉坑叶吉。可奕公为追念先世,固金陵太平路人也,徙迁屡易,未有安处,于是将叶吉更名为太平园,以示不忘本也。

    在茶陵,让我深感意外的是,这里出现了“谱”“志”之争。“谱”,即:谭运苟先生倡修的《湖南茶陵谭氏十八宏首修通谱》,“志”,即: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筹备编修的《茶陵谭氏通志》。“谱”“志”其实可以完全融为一体的,那样的话,对于后代子孙了解茶陵谭氏文化和渊源,将会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

    我作为茶陵谭氏外迁子孙之一,很想为茶陵谭氏作些自己的贡献,更希望“谱”“志”整合起来,相融一体,将谭氏谱志编修得更好,更完善,尽可能减少其中的瑕疵。为此,我挑灯夜战,秉笔直书,向宗亲们阐述了自己的两个观点:其一,从对历史负责的角度,我坚决反对两套班子。其二,我觉得应以大局为重,各支各派应摒弃前嫌,敦亲睦族,终止“谱”“志”之争。如果力量分散,各自为政,会因为资料收集不全或取舍不同而出现误差,可能导致所修的谱、志互相矛盾,从而乱了谭氏世系,更会堵了外迁子孙认祖归宗之路。若能整合在一起,相互协作和配合,可以确保所修谱志更为准确和详实,达到理清源头、脉络和世系的效果,正本清源,让后人更好地认祖归宗。

    两年来,“谱”“志”之间几次即将握手言和了,却没想到,每次都是关键时刻突生变故。几经奔波协调,最终仍没达到理想的效果,心中难舍之情,谁人能懂?个中酸甜苦辣,何人能知?

    2014年7月中旬,应华夏姓氏源流研究中心副主任、世谭总会副会长、中谭总会会长平祥先生之约,我们再次奔波期间,广泛联系相关宗亲,希望“谱”“志”整合,形成合力,在和运苟老人的衔接沟通中,他也赞同了整合,但没想到的是,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在这其中,运苟先生再三邀请,希望我能为“谱”写些文字,但我一直不敢答应运苟先生的要求,我只寄希望于“谱”“志”能够整合,再说,谭氏能人众多,哪又轮得上我在其中言说什么,但运苟先生抱着我不应承他不罢休的态度,想到运苟先生的恳切之情,我不得不答应下来,但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写才合适。

    从内心而言,对于运苟先生,我是无比尊敬和钦佩的。一个年届七十的古稀老人,一个只有高小文化的乡野农民,多年来,他自带盘缠,承头编纂起了“十八宏”首修通谱,这一举动令我动容,也令我敬佩!“十八宏”至今已1100多年,繁衍生息数十代,各房各支分支别派,各自编修的支谱无数,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艳秋宗亲带我赶到茶陵火车站对面一栋破旧的红砖房子里,那里就是我要找的“十八宏”通谱编辑部,经过一番介绍,我认识了他们。在此之前,我只知道运苟先生是一介乡民,但他给我的印象却相当儒雅,那种学者的风度,让我始料未及。年逾六旬的剑荣宗亲,是宏妙公长子全禄公裔孙,论辈份却小我一辈,听说我来自湘乡,是宏妙公次子全深公裔孙后,他激动而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血浓如水的血脉亲情,一下子从我的心底喷然而出!

    特别让我震憾的是,在风雨飘摇的房子里,摆放着的只有几套旧桌椅,桌上摆满了从各地收集而来的家谱及各种资料;两架老式的木板床在室内显得很醒目,本是白色的蚊账,却因经年累月的烟薰火燎,在那里泛着累累的黑光;厨房里的小圆桌上,摆放着两只碗,一个是水煮豆腐,一个是莴笋片。这就是以运苟先生为首的,茶陵谭氏几位修谱老人的全部生活!

    以运苟先生为代表的修谱老人们,为了撰修族谱,他们不顾舟车劳顿之苦,顶严寒,冒酷暑,南上北下,奔波在各地宗亲之间,收集族谱所需要的各种资料。望着眼前的那番场景,我深深地懂得了什么叫吃苦耐劳!什么叫无私无畏!什么叫敬业和奉献了!

    他们是我们谭氏的骄傲,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对于这套即将印行的“十八宏”通谱,我尚未看到谱书清样,在此不便妄加评说。但是,“十八宏”通谱犹如一个飞碟,时不时地会在我的脑海中盘旋。我知道,这是我的心结一直没能释怀的缘故。

    我一直为“谱”“志”整合不遗余力地多方联系和奔走,一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减少“谱”“志”中的瑕疵,面对一直不能顺利整合的“谱”“志”,我心中充满着遗憾,也充满着无奈!

    2014年10月11日至12日,世界谭氏宗亲总会第五届黄山年会,在安徽黄山隆重召开。12日上午,华夏姓氏源流研究中心副主任、世谭总会副会长、中谭总会会长、四川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会长平祥先生,世谭总会常务副会长、中谭总会常务副会长、湖南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筹备组主要负责人志宏先生,世谭总会副会长、中谭总会副会长、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茶陵谭氏通志》编辑部副主编穆喜先生,《湖南茶陵谭氏十八宏首修通谱》编辑部负责人运苟先生,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办公室主任春元先生,他们自愿放弃考察黄山的议程,相聚在一起,就解决茶陵谭氏谱、志问题当面进行协商和沟通,并基本达成了谱志整合的共识。喜讯传来,大快人心,真乃谭氏之福也!

    2014年11月22日,湖南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筹备组在浏阳市飞天温泉凯莱酒店召开预备会议,专题研究纪念谭嗣同烈士诞辰150周年、世界谭氏宗亲总会第五届恳亲大会第二次年会暨湖南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成立大会筹备工作。在这次会议的前后时间里,世谭总会常务副会长、中谭总会常务副会长、湖南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筹备组主要负责人志宏先生,湘潭宗亲、株洲市政府原副秘书长伟奇先生,可奕祖(宏伸派)第39世孙、世谭总会副会长、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茶陵谭氏通志》编辑部副主编穆喜先生,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办公室主任春元先生,可奕祖(宏伸派)第35世孙、《湖南茶陵谭氏十八宏首修通谱》(简称《通谱》)编辑部主要负责人运苟先生,可奕祖(宏亮派)第37世孙、湘潭宗亲海清先生,可奕祖(宏赛派)第39世孙、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艳秋女士,可奕祖(宏亮派)第39世孙、湘鄂边谭会名誉会长清政先生,可奕祖(宏赛派)第40世孙美云先生,可奕祖(宏妙派、全深支)第40世孙、湘乡宗亲凯文先生,可奕祖(宏妙派、全禄支)第41世孙、《通谱》编辑部剑荣先生,又先后两次聚集在一起,深入探讨谱、志合修的具体事宜,并就有关事项达成共识,形成了一致意见后,共同签署了《关于茶陵谭氏谱、志合修的备忘录》。

    通过有关方面和相关宗亲携手同心,共同协力,历经两年多时间的多方沟通,艰难斡旋,终于修成正果,总算促成了谱、志合修,可谓功德圆满!

    《备忘录》签署后,最终是否实施成功,我始终认为有待时日,尤其是双方都需要面对现实,放下架子,转变观念,统一认识,把好事做好、做实、做大,力争更大成效!

    族谱,是血缘传承世系的重要凭借,它记载着血脉之相承,陈述繁衍之状况,凝结祖宗之功德,铭刻先辈之良训,它既是一个家族的重要档案,也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宝典。

    古人云: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中国人重孝道,最根本的是讲究慎终追远,饮水思源,不忘血脉传承,不忘祖宗先人。领悟族谱意义,重视谱谍文化,传承血缘延续,力达根脉连接,是我们责无旁贷的责任。

    《茶陵谭氏十八宏通谱》印行在即,现在想来,无论所修之谱存在多少瑕疵,甚至多大问题,相对于首开“十八宏”通谱之先河,再多的瑕疵、再大的问题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首开先河,本身就是最大的成功,最大的功德!

    追思祖德,功在当代,惠及子孙,乃壮举也!


    2015年5月于湘西



    作者系茶陵谭氏始祖可奕公(宏妙派、全深支)第40代裔孙


您是第 353587位访客 今日访问人数352661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