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华谭氏网!

  1. .  关于转发《世界谭
  2. .  世界谭氏宗亲总会
  3. .  世界谭氏宗亲总会
  4. .  回复匿名宗亲的公
  5. .  关于转发《世界谭
  6. .  世界谭氏宗亲总会

联系我们

  1.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51号附21号
  2. 联系电话: 028--87788897
  3. 手机: 181 6121 1001
  4. QQ: 99179388

返回首页>>文学创作

    城子崖:中华谭氏心中的圣地
    发布者:99shuma 发布时间:2015-10-13 点击次数:

            城子崖,我隐约记得在课本上读到过,是一个很重要的遗址,关乎中华民族的历史。

            后来,随着年岁增长,从偶尔读到的各种谭氏谱牒资料中,虽然片断成章,但隐约可见城子崖、古谭国与中华谭氏的渊源。我甚至在想,城子崖和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城子崖,因此成为我心中的梦,一直想着要去探个究竟,但因路途遥远,加之公务在身,使得这个梦很遥远,似乎不可触及,同时又坚定与激发了我尽快去解读这个梦的信心和动力。

            岁在乙未,月是癸未,适逢政府机构改革,凡年满55周岁,或工龄满30周年的公务员,报经组织批准,皆可申请提前退休。其时,我虽然刚满47周岁,但工龄已是30载又半年。也许是受“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影响,我义无反顾地向组织提交了提前退休报告。

            8月22日,我作为湖南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陪同世界谭氏宗亲总会(简称:世谭总会)常务副会长、中华谭氏文化研究总会(简称:中谭总会)常务副会长、湖南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会长谭志宏宗长,由长沙飞抵成都,参加了世谭总会、中谭总会次日召开的联席会议。我汇报了即将提前退休的情况,得到与会各位宗长、宗亲的首肯和赞许,并被任命为中谭总会常务副秘书长。会上,在研究筹建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的议题时,我的心里不时泛起阵阵涟漪……

            城子崖,古谭国,我心中那个依稀可辨的梦,突然被不经意间唤醒。

            我为我提前退休的决定而自豪!因为,我从此可以腾出手来,集中精力,做我想做的事,圆我心中之梦了。8月27日、30日在惠州召开的相关会议上,我先后被任命为世谭总会第六届恳亲大会筹委会执行秘书长、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

            我隐约觉得城子崖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果不然,9月23日晚,我和志宏会长又由长沙飞抵济南,赶赴章丘,与先期到达的世谭总会创会会长谭福添老人,中谭总会会长、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建设领导小组组长谭平祥宗长,中谭总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世谭总会第六届恳亲大会筹委会秘书长谭佑贤宗长,世谭总会理事长、中谭总会监事长谭子淮宗长,世谭总会副会长、中谭总会常务副会长谭培枝宗亲会合,一起商讨次日将向章丘市政府汇报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建设的相关事宜。

            不无遗憾的是,世谭总会会长谭海权宗长,世谭总会第六届恳亲大会筹委会主席谭伟光宗长,世谭总会常务副会长、中谭总会第一常务副会长、广西谭氏文化研究(宗亲)会会长谭洲宗长临时因事请假,此次未能成行。

            经世谭总会、中谭总会报请章丘市政府同意,决定由谭氏宗亲和当地政府在城子崖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合作建设考古体验中心(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即:章丘市政府划拨已经“六通一平(通水、通电、通路、通电话、通宽带、通电视,平整场地)”的土地8亩,世谭总会、中谭总会负责筹措资金,按仿古建筑要求,采用轻型材料,建设、布置考古体验中心、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

            原计划24日上午召开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建设汇报会议,下午赴城子崖参观考察。后来因章丘市的全体市级领导和各部门主要负责人要省委巡视工作反馈会,不允许请假和缺席,章丘方面便临时调整了我们的会议和考察时间,我们因此又提前半天来到了城子崖。

            城子崖,位于山东省章丘市龙山街道龙山村东北,巨野河东岸,胶济铁路北侧。因1930年首先在这里发现了龙山文化,对中国史前考古与古史研究产生了深远影响。1961年,由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谭子,春秋时期谭国君主。谭国,子爵。鲁庄公十年(公元前684年)冬十月,齐师伐谭,谭子奔莒,乃以国为氏,以爵为名,谭氏自此始焉。

            “谭子奔莒”时间与历史名篇《曹刿论战》所述战事为同一年。专家学者认为,“山东龙山文化”最先出土地——城子崖遗址的周代古城即谭国都城,周边地区发现的考古遗存,与古谭国息息相关。

            据考古发掘,古谭国大约建立在公元前1200年左右,鼎盛时期人口大概有15000人,商业发达,有自己的货币“簟(音diàn)刀”。但总的来说古谭国的国势很弱,没有建立什么可圈可点的历史功绩,史书对它的记载也很少,最长的一段见于《春秋·庄公十年》,但有点可悲的是,正是这段史书记载了古谭国的灭亡,公元前684年,著名的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以谭国人对他不恭,违背礼节为由,出兵灭掉了谭国,谭国国君谭子出逃到莒国,至此,在城子崖立国长达五百多年的谭国消亡了。

            我们行走在城子崖这一方古老而又年轻、神秘而且神奇的热土上,看到一坦平原,一望无际,植被发育,满目青葱,的确是适合人类居住、耕作的好地方。

            在拟建的城子崖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考古体验中心(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边上,是西城墙遗址。这里,“三城叠压”的壮丽景观清晰可辨,最下层是原始社会晚期的龙山文化堆积;中层是夏代岳石文化城墙;最上层是周代文化城墙,曾为古谭国的国都。

            据传,《诗经》里的《大东》篇,即为谭国一位大夫所作,是济南迄今为止最早的诗篇。全诗七章,每章八句。原文如下: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小人所视。

    睠言顾之,潸焉出涕。


    小东大东,杼柚其空。

    纠纠葛屦,可以履霜。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

    既往既来,使我心疚。


    有冽氿泉,无浸获薪。

    契契寤叹,哀我惮人。

    薪是获薪,尚可载也。

    哀我惮人,亦可息也。


    东人之子,职劳不来。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熊罴是裘。

    私人之子,百僚是试。


    或以其酒,不以其浆。

    鞙鞙佩璲,不以其长。

    维天有汉,监亦有光。

    跂彼织女,终日七襄。


    虽则七襄,不成报章。

    睆彼牵牛,不以服箱。

    东有启明,西有长庚。

    有捄天毕,载施之行。


    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

    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

    维南有箕,载翕其舌。

    维北有斗,西柄之揭。

            这首诗所描写的,是西周统治者通过“周道”给被征服的东方人民带来的压榨、劳役、困苦、怨愤和沉痛的叹息,实际上是一部古谭国人民的血泪史。通篇运用对比和暗喻,由现实的人间,而虚幻的星空,展开东方人民遭受沉痛压榨的困苦图景和诗人忧愤抗争的激情。思路递进而奇崛,意蕴丰富而深厚,全面展示了谭氏先辈仗义执言、为民请愿的个性特征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我由远古的《大东》诗篇,再想到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启蒙思想家、爱国维新志士、“戊戌变法六君子”之一——谭嗣同烈士。他说:“各国变法,无不流血而成,未闻中国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可谓惊天地,泣鬼神,犹如黑暗中划过的一道闪电。这似乎与《大东》的作者有着某种必然的内在联系,或者说一脉相承吧,那就是敢于担当的精神!

            章丘市政府领导对我们的参观考察想得特别周到,专门请来了龙山黑陶制作大师——谭连国宗亲作陪,他是城子崖原住居民,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黑陶制作”传承人。“黑陶文化”,距今已有6000年历史,是古老的汉族制陶技艺,有黑如漆、声如罄、薄如纸、亮如镜、硬如瓷的美誉。

            在城子崖的古谭国城墙里出土了大量“黑陶”,数千年过去了,居住在这里的谭氏宗亲仍然代代相传,保留和传承着黑陶制作技艺,实在弥足珍贵!

            中华谭氏,自公元前684年立姓以来,历代先祖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开疆拓土,繁衍生息,开枝散叶,在使家族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创造出了丰富的物质财富和宝贵的历史文化。

            中华谭氏,由城子崖古谭国立姓起源,分支析派,至今已遍布海内外,大陆又以湖南、广东、广西、四川、重庆居多。目前,中国大陆汉族谭姓人口约600万,在百家姓中排名第56位。

            我们轻缓地行走在城子崖,在这一方天下谭氏宗亲共同的家园里,脚下的热土是如此柔软,仿佛回到了先祖们宽广的怀抱里,阵阵微风拂面而来,我们似乎触摸到了先祖们的脉博,又像是在聆听先祖们的教诲,内心像在接受某种宗教的洗礼一样,心里充溢着满满的感恩,双眼突然变得潮湿起来……

            城子崖,在天下谭氏宗亲心中,就是一片圣地,虽然模糊、遥远,但不容菲薄、亵渎。

            根的意识,在不经意间被唤醒。乡关何处?家园何在?只是,一片废墟难以寄托我们根的意识,难以承载我们的乡情。

            我们突然发现,在城子崖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尽快建好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显得尤为重要,这不仅是我们应尽的义务,更多的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世谭总会年届九十高龄的创会会长谭福添老人,在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建设汇报会上说:“我们这一代人的事,就应该由我们这一代人来解决,为了子孙后代,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吧!”虽然语言简朴,但掷地有声。

             我深信,天下谭氏宗亲一定会团结一致,携手并肩,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以舍我其谁的责任感,勇立潮头,敢于担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建好古谭国陈列馆(中华谭氏总祠),向中华谭氏立姓2700周年献礼!

    向城子崖——致敬!

    作者:谭凯文


您是第 353533位访客 今日访问人数352607位访客